灰树林

问题不是说出来就会被解决的,说出来只是个开始而已。
这个腐朽的摇摇欲坠的木屋子。就连外面粉饰太平的油漆也开始一点点剥落,露出它原本的被虫噬过的破木头。
这好还是不好呢?
我不想要继续伪装,但我竟不知“真的我”是什么样的。也没有把握它会不会让我失望。如果是朽木呢?是败絮呢?那又当如何?
人们来了又走,最后只剩下你罢了。你这可悲的人,这棵朽掉的,根早已与悬崖紧紧相连,无法分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