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伤的蜡烛

文手画手小透明ヽ(•̀ω•́ )ゝ

乱石


        自乱石中溢出的风是哀鸣,怎能不让人心生畏寒?——题记
        “痛苦竟是一双扭曲的文字!”刺痛放置其上的眼睛。我只得捂住双眼,否则这痛感将延至全身,又集中于最接近心的地方。可是——

        倒是这痛感令人清醒——而清醒,正是我所需要的。

        我犹疑地移开双手。

        一霎那,风掠过的气息不再温暖。天地不似我从指缝间窥见的那样美丽, 空气不似我原先嗅到的那样暖湿……我跪倒在乱石堆中,拥住自己的影子放声哭泣。可我本不该在这乱石上迎风哭泣,与我同样捂住脸的人向我诉说着世界的美好,空气的清新,还有一句:“你为什么要哭泣?”

       我无法回答他们的问题,我正跪倒在乱石中哭泣,那声音连野狗都吓怕,我也开始害怕,可是——

       “不要它们看出你害怕!”多年前有人这样告诉我,我早已忘了“它们”是谁,也忘了当初为什么哭泣,我只是尝试着“不要害怕”。

       我做不到,人人都会害怕的,不是吗?

       于是我听从了另一个人的建议,说“唯一不会让人看出你害怕的方式就是漂泊”,他一定是个智者,否则我怎会开始漂泊?

       尽管漂泊吧!在落叶上凝视归途,在马背上整理花乱的妆容,在乱石中舞蹈,在狂风中歌唱……

       可我依然会哭泣,依然在乱石中哭泣。

       本无根的痛苦自此驻扎在了漂泊上。

       闭上眼吧!旅人,闭上眼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