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伤的蜡烛

文手画手小透明ヽ(•̀ω•́ )ゝ

这不是我的梦,用于装饰一行诗

      
        我脑中混沌一片,越发地看不清记忆。每天都像是栽在梦里,每一天都模糊不清,不断从梦中梦醒来也依然身处梦中,这件事本身也许也只是南柯一梦,抑或如庄周梦蝶,我并非是身处梦中而是我本身即是梦的一部分。
       

        是某个昏睡在青石板路上的流浪者的梦,带着指甲缝里泥土的气息,用双手紧扣自己的臂膀。或是一只蚂蚁,一只狐狸,一种我们不了解的生物。
      

        也许那根本不是“生物”,而是另外的东西,它们有着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世界法则,像我们对他们一样对我们一无所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