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伤的蜡烛

文手画手小透明ヽ(•̀ω•́ )ゝ

小丑克朗

1.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他们相逢于一场大火。

“火!对,没错!”小丑快活的大叫:“一场大火!”

“噢…火,”烈士低下头,“那么,我们是因何而分开的呢?”

2.
他看着时刻表,时间正在流逝,他分明感受到的是永恒,可是一秒。只过了一秒。

时间正在流逝,永恒已然离开。

他看着克朗,面无表情。

克朗脸上用白色涂料涂刷满,蓝色构成星形圈住眼睛,小孩子喜欢那个,他夸张的红色大嘴上扬,穿着小丑服,红色的鼻子毫不突兀地套住原本的鼻子。

微笑的小丑脸上眼泪纵横。

颜料没有掉色,他猜想可能是他初到时在楼下瑞秋老太太的杂货店买的,还有麻绳,套在克朗脖子上的麻绳也是。瑞秋老太太一定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他撇撇嘴,克朗从不在乎别人会因他而怎样,他有想到他人目前状况的伪善,但却不会去想别人会因他的作为而怎样。他想到瑞秋老太太惊愕和伤心而皱起来的脸,觉得自己的胃也皱了起来。

“现在,微笑。”他学着克朗的语调生硬地说,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像克朗每次见到他所做的那样。他是应该微笑的,马上治安官费特就要因抓到逃亡十几年的罪犯而获得烈士般的荣誉了,他应该笑的。

他做不到。

他最后只能蹲下来,靠着门板流泪,和母亲死去那天一样。

这不对,他想,这不对劲。

靠窗一面的墙上刷着大字,红色的漆在白色的墙面上异常刺眼。把自己吊死在房间里的男人,是他十几年来从未见过的父亲。

两个月前,小丑克朗跟随马戏团来到镇上。

“我给予你荣耀、权利和自由,可是对不起,冻伤的蜡烛给不了光明”

3.
“因为我们从未相遇”

评论

热度(2)